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森田疗法  >   案例分析  >    内容

森田我的救命稻草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09-06-18

  森田心理疗法简称森田疗法,是由已故日本东京慈善医科大学教授森田正马先生在1919年创立的,日本一直在使用,其价值已被充分证明和广泛确认,并已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的评价。

  森田学说的理论体系不是出自某种理论的延伸或实验室的结论,而是来自森田先生自身的神经症体验和他多年的临床实践经验的总结。下面我们先谈谈森田先生自己的神经症体验。

  森田先生小时侯由于家庭强迫学习导致"学校恐怖"。森田正马先生1874年1月18日出生在日本高知县农村一位小学教师的家庭里,他父亲对子女要求很严格,尤其对长子森田正马寄托著很大的期望,望子成龙心切,从很小就教他写字,读书,5岁就送他上小学,一从小学回家,父亲便叫他读古文和史书。10岁时,晚间如背不完书,父亲便不让他睡觉。学校本来功课就很多,学习已经够紧张了,回家后父亲又强迫他背这记那,使森田渐渐地开始很厌倦学习。每天早晨,又哭又闹,缠著大人不愿去上学,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学校恐怖,"这与父亲强迫他学习是有关系的。

  森田先生在7岁时,祖母去世,其母亲因悲伤过度,曾一度陷入精神恍惚、默默不语的状态,接著第二年祖父又相继过世。正当家庭连遭不幸时,森田偶尔在日本寺庙里看到了彩色地狱壁画之后,立即感到毛骨悚然。他看到地狱图中人死后下地狱的惨状,有的在上刀山,有的在下火坑,有的在进血池等等。这些可怕的场面在森田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这就是后来森田理论中关于"死的恐怖"一说的来源。

  由于经常苦于神经质症状  ,森田自幼就有明显的神经质倾向,他在《我具有神经性脆弱素质》一书中写到:其表现是12岁时仍患夜尿症而苦恼,16岁时患头痛病常常出现心动过速,容易疲劳,总是担心自己的病,是所谓"神经衰弱症状"。幼年时患夜尿症为了不弄湿被褥,总是铺著草席睡觉,有人故意问他"铺上草席干什么?"他生气的回答说"夜里不尿炕!"这种回答带有对大人的嘲笔挖苦的反抗,但其内心十分难受,后来他在自己的著作中写到"不要谴责孩子的夜尿症,越是谴责挖苦孩子,就会越恶化",这大概是自己的切身体验吧。因有夜尿症而深感自卑,有强烈的劣感等。后来听说当地很有名望的板本龙马先生小时候也得过这种病,这才聊以自慰,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中学五年级时,他在患肠伤寒的恢复期,学习骑自行车,夜间突然发生心动过速。在高中和大学初期,他经常神经衰弱,东京大学内科诊断为神经衰弱和脚气病,经常服药治疗,大学一年级时,父母因农忙,两个月忘记了给森田寄生活费,森田误以为是父母不支持他上学,感到很气愤,甚至想到当著父母的面自杀,于是暗下决心,豁出去拼命地学习,要干出个样子来让家里人看看,在这时期什么药也不吃了,放弃一切冶疗,不顾一切地拼命学习,考完试后,取得了想不到的好成绩,不知什么时候,脚气病和神经衰弱等症状不知不觉也消失了。

  这些个人经历,导致他后来提倡的神经质的本质论,包括疑病素质论。神经衰弱不是真的衰弱,而是假想的主观的臆断。神经质者本能上是有很强的生存欲望,是努力主义者,症状发生的心因性即精神交互作用,最重要的是森田先生在自己切身体验中发现"放弃治疗的心态",对神经质具有治疗作用。  从以上资料可以看出,这些成为森田疗法理论基础的内容,全都是他自己痛苦体验的结晶。然而仅仅是这些体验是不够的,更加重要的是,他多年来对神经质者的观察,把握其症状的实际表现,密切注意其经过转归,把这些观察自己的体验相对照,阅读国内外文献,将当时认为有较强的治疗神经症的各种治疗方法一一进行实践验证,最后,森田先生把当时的主要治疗方法,如:安静疗、作业疗法、说理疗、,生活疗法等取其有效成分合理组合,提出自己独特的心理疗法。

  森田疗法(二)

  下面我们谈谈森田疗法的基本理论

  1、疑病素质论。森田认为,神经质发生的基础是某种共同的素质倾向,称为疑病素质。所谓疑病素质是指一种精神上的倾向性,其表现是:

  (1)精神内向,所谓精神内向,是指经常把活动目标拘泥于自身,偏重于自我内省,对自已躯体方面和精神方面的不快、异常疾病等感觉,特别注意关心,并为此而忧虑和担心,以自我为中心,被自我内省所束缚。精神外向,是指精神活动趋向外界追逐现实,目的明确。有时表现轻率,这种人热情,常因事业的追求,无暇关注个人身体疾病等。弗洛伊德也说过,“精神时常向内活动,从而封闭在自我身心内部的人,易成为神经症;精神经常向外活动的人,就不会得神经症。”

  (2)疑病症。所谓疑病症,即害怕疾病的意思,是一种担心患病的精神倾向。其实这是人人都有的一种表现,神经质的人只不过是程度过强而已。森田认为神经质是一种先天性素质,是一种侧重于自我内省、很容易疑病的气质。

  2、精神交互作用和思想矛盾

  (1)精神交互作用是指因某种感觉偶尔引起对它的注意集中和指向,那么,这种感觉就会变得敏锐起来,而这一敏锐的感觉又会更加吸引注意力,进一步固著于这种感觉,感觉与注意交互作用彼此促进,致使该感觉越发强大起来,对这种精神活动过程称为精神交互作用。  例如神经性头痛,由于过劳紧张会因头部有异常感觉而使本人的注意倾注于此,注意与感觉的相互作用越发引起敏感。即便是过劳或紧张情况早已消失之后,由于预期恐怖引起的注意固著状态,会遗留下痛苦的感觉,形成习惯性头痛。

  (2)思想矛盾即心理冲突,主要指应该如此和事实如此之间的矛盾,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冲突。这里的事实也包括自身的自然现象,例如从理智上认识到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但夜间走过坟地照样会感到害怕恐惧,所以单靠理智上的理解是不成的,如果企图用理性来克服这样恐怖便会造成思想矛盾即心理冲突。

  3、生的欲望和死的恐怖  森田认为生的欲望的含义至少有如下几类:

  (1)希望健康地生存;

  (2)希望更好地生活,希望被人尊重;

  (3)求知欲强,肯努力;

  (4)希望成为伟大的幸福的人;

  (5)希望向上发展。  这是人类本性的表现,是人人都有的一种表现。但是神经质的人想将自己生的欲望达到一种完美的境界,这种苛求完美的理想主义是神经质人格的又一特征,其表现是:在完成自己生的欲望的同时,绝对不能容忍丝毫的心身异常的出现,出现一种强迫性求全欲,甚至对自己内在的性格,容易出现焦虑、神经过敏等倾向,也非常不满,想成为个完美的人,由于克服这种焦虑的愿望很强烈并由此形成的思想矛盾。  由于神经质的人生的欲望非常强烈,所以死的恐怖也非常强烈,二者成正比例,死的恐怖中包含了对生的欲望追求的同时,还包括怕失败,怕疾病,怕种种有价值的东西失去,怕死亡等,焦虑与死的恐怖具有相同的意义,可以说是神经质者所特有的病理学的概念。

  4、精神拒抗作用  森田认为,人的精神活动也存在一种类似于属神肌相互调节拒抗作用。例如当我们发生恐怖时,另一方面又出现不要怕它的相反心理;打算买东西时,先要考虑一下是否浪费的问题;要出门时,反倒先要回顾室内是否忘记东西。这是所谓相对观念。这种对应作用也是精神领域中的一种自然现象,可以保证生命安全和精神安全。这种精神拒抗作用过弱,如小孩或白痴,一旦产生欲望,就会毫无顾忌地行动。而神经质者精神抗拒作用过程,由于欲望和抑郁之间的抗拒作用,常引起犹豫不决而精神痛苦,又如在某种情况下,出现对某人(尤其,是大家常崇拜的人)的不敬念头,同时会想到这是错误的,不是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加以否定。这些在一般人只是一闪即逝,不留痕迹的想法,在疑病本质并且精神抗作用很强的人身上,会固执地出现,形成拒抗对立,再通过精神支交互作用而形成强烈观念症。  以上论及的森田关于神经质发病的基本理论,简而言之,就是具有疑病素质的人,由于某种契机,(疑病体验)把人们普遍存在的一些身心自然现象如用脑过度时的头痛、失眠、与生人交往时的拘谨不安,以及偶然出现的杂念、口吃等,误认为是病症,而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上面,感觉愈敏锐,"病症"也就愈重。由于这种精神交互作用而形成的急性循环的恶性状态,结果成为神经衰弱发作的神经症。

  刚才我们谈了森田疗法的基本理论,接下来我们看看森田疗法适合用来治疗哪些疾病

  1,普遍神经质,即平常所说的神经衰弱,包括失眠症、头痛,头昏、头脑不清、感觉异常、易兴奋、兴疲劳、脑力减退、疲劳感、不必要的忧虑、性功能障碍、脑晕耳鸣、颓废、记忆减退、注意力不集中等。

  2,强烈观念症,主要包括对人恐怖如赤面恐怖、视线恐怖、自己表现恐怖等、循环恐怖、学校恐怖、外出恐怖、罪恶恐怖、不详恐怖、高处恐怖等。

  3、发作性神经症,如:呼吸困难发作、焦虑发作等……

  森田先生曾经指出在治疗前,要先明确诊断、弄清疾病的实质和症状,要注意随机应变,不要机械的拘泥于某种模式。  治疗的基本原理:顺应自然。顺应自然是森田疗法的原理。什么是顺应自然呢?顺应自然相当于禅宗的"顿悟"状态,使人体验到在自然中的位置,体验到对超越人的控制能力的自然现实进行抵抗是无用的甚至是有害的,只能顺应才能得到一个与自然事物协调的生活态度。释迦牟尼教导人们要顺应自然地生活,老庄也主张"任自然"。看来森田疗法是东方文化的产物,日本学者认为森田疗法的故乡是中国,有人把森田原理理解为"死了心吧","忍受吧"。  商良武久先生指出这种理解片面性的同时,指出"顺应自然"的完整概念如下:

  (1)患者要老实地接受症状的存在与之相伴随的苦恼焦虑,认识到对它抵制,反抗或用任何手段回避,压制都是徒劳的;

  (2)患者要靠原来就存在的求生的欲望去进行建设性活动,即一面接受症状的现状不予抵抗,一面进行正常的工作和学习活动。总的来说是患者不要把症状当作自身上的异物,对它不加排斥和压抑,这样就解除了精神交互作用和精神拒抗作用,症状也因而减轻以至消失。

  例如说失眠是神经症中最常见的症状之一,也是神经症状恶化的原因之一。失眠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神经症状失眠的原因首先是精神交互作用,偶尔失眠是正常人也不能避免的,但神经质的人在第一次体验失眠的痛苦后,就患了失眠恐怖症。晚间上床后,担心再失眠,人为地追求睡眠,过分地注意自己的精神活动,这样一来,精神就更加紧张,使睡眠的进程受到人为的干扰,结果是越怕越睡不著,开灯一看,已是深夜几点,担心明天的工作和学习就更加焦虑起来,于是闭上眼睛强迫自己赶快入睡。焦虑与失眠的恶性循环,影响正常的睡眠进程。有些神经质患者在上床后有强烈性思维的毛病,一念未息,一念又起,杂念丛生,欲罢不能,为之苦恼。清除这些的唯一方法是"听其自然",首先不要怕失眠,也不去人为地追求睡眠,这样精神自然会放松,放松有助于睡眠,所以不怕失眠的人,不会长期失眠,出现强烈性思维时,不要加以抵制,任其"自然流动","无所居心"。  安然地躺著,强烈性思维就会自生自灭,不知不觉地进入梦乡。

  病情较重,症状复杂,影响日常工作学习的正常进行者,需要住院,使用森田疗法,包括:

  (1)对焦虑及心理冲突忍耐性差,借助大量酒精、药物来解决问题的人;

  (2)严重的抑都状态,频繁的自杀企图者;

  (3)对冲动行为的控制力差,曾有过暴力、犯罪、性变态等行为的人;

  (4)各种精神病人。

  住院治疗分四个阶段,  第一期:绝对卧床期。  此间,要完全将患者隔离、禁止会面、谈话、读书、吸烟及其他一切解闷的活动,如唱歌,吹吹口哨等,除饮食排便外,命令患者几乎要绝对静卧,其目的是:(1)体验烦闷即解脱的心境,由于强制性静卧,禁止一切解闷的活动,患者感到非常苦闷,非常烦恼,医生一天一次查房,观看患者的情绪变化。当患者谈说苦闷时,就告诉患者,对情绪变化要"听其自然",焦虑就让它焦虑,烦恼就让它烦恼,让它自然存在下去,静静的忍耐,原则上对患者采取不问的态度,其苦闷越加剧,,反倒越能实现治疗目的。当患者的苦闷达到极点时,正像冲锋战士突击时"最后五分钟"那样,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苦恼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剧烈的疼痛突然消退,精神立即感到爽快起来。森田把这种心境命名为"烦闷及解脱",并把这一段时间称为烦闷期,此期的目的是让患者接受痛苦,养成对焦虑烦恼彻底接受的态度。森田说这与一般的面谈完全相反,让患者真正体验痛苦接受痛苦,能供其精神更上一层楼,达到"顿悟"的状态。  (2)激化患者的活动欲,患者在体验到"烦闷即解脱"的心境后,已脱离以往那种消极的痛苦,开始感受到无聊,出现了想参些积极性活动的愿望,森田把这一期称为"无聊期",在患者充分体验到这种没有活动的苦恼之后,让他起床活动,进入第二治疗期,这一期一般需要4-7天。

  第二期又称轻工作期,继续隔离疗法,禁止谈话,游戏等。卧床时间限制在7-8小时,吃完饭到户外接触阳光和空气,可以做些轻体力活。每天晚饭后,都要求他们写日记。通过日记了解患者身体和精神状态的变化,并给予写日记指导,这一时期仍不能进行娱乐活动。对待身体的不快感及强烈观念等均采取"听其自然"的态度。此期为3-7天。

  第三期,重工作期。参加较重的体务劳动如锯木砍柴,田间劳动等。目的在于培养对工作的持久忍耐力,获得总结,体会劳动神圣的意义是一种促进"顿悟"的做法,此期7天。

  第四期  ,复杂的生活实践期:开始进行适应外界生活变化的训练,为回到实际生活中做准备,这一时期允许外出,以纯朴自然的心去做工作,避免过分讲究行动的价值,避免追求完美主义的工作态度。  住院期间,要求病人写日记,记述自己的病情变化和治疗体会,医生进行日记指导,旨在引导病人清除以前对病情的臆断和误解,从心理上放弃对病情的错误抗拒,体会到"顺其自然"。

  心理治疗的基本任务不仅是消除患者的苦恼,而且还要帮助患者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因此我们应该更多地去了解人性,我们还要帮助别人去了解他们自身的人性,这对去除他们的精神痛苦是很有用的。  心理治疗就是帮助患者了解他们自身的人性,并接受现实,这样患者才能对生活感到满足,为了达到对生活的满意,必须以现实的方法过现实的生活,结果就会幸福,这是心理治疗的真谛,也是人类生活的真谛,心理治疗根本上是帮助一个人生活得现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