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森田疗法  >   森田分享  >    内容

精神病人的力量是敌不过的

作者:森田正马|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09-11-16

  森田博士:

  佐藤君的"正视恐怖",起因为聂于变态患者,而自己作为一名医生不应该服输这样的思想矛盾所造成的。我也曾受到变态患者的骚扰,我知道力量上是敌不过这些精神病人的,因此也决没有斗败他们的意图。对乱喊乱叫的患者,不去过分重视他。我的冷漠态度,反而使患者也冷静下来,只说些想说的话,不信口开河了。狗在街上和其他狗相遇,若卷起尾巴底下头地过去,其他狗也不会来追赶或嘶咬。我对付这类患者也模仿这种方法,夹紧尾巴,没有丝毫与其对抗的心理,软弱到了极点,社交恐怖者倘也理解这种奥妙,就不会受到他人的敌视,且能取得最终的胜利。明白了这点,病即痊愈了。

  我谈一下自己的体验,在根岸医院(精神病院)工作时,刚跨进病房,一个患者将盛着漱口水的瓶狠命地扔了过来,瓶子从我身边擦过,落在后面墙上,顿时摔得粉碎。又有一次,这个患者把我按在床上,胡乱大我腰部。但他施暴时也懂得分寸,扔瓶子时没有要将人致伤地乱扔,打我时也没有在要害部位乱打。

  那种场合,我作为医生,对患者完全没有抵抗,任他所为。这样令人不快的事,我之所以坦然处之,与多少掌握一些柔道也有关系。先必须弄清对手攻击的情形,在自身完全没有危险的前提下,任其患者所为。后来,这个患者对我反而特别顺服。据说,他曾对人讲:"这个医院内真正的医生,只有森田。"出院后还对我寄予好感,经常送来物品和寄来信件。

  另外,有次诊视时,有个患者突然从侧面向我踢来,我顿时从椅子上摔下来。还有次被打得眼冒金星。总之都是精神病人所为,我一点也不感到恼火。

  我想忠告社交恐怖者一言,自己胆小、有劣等感是天生的,无可奈何的事。当用尽各种手段、方法仍无济于事时,就开辟了新的道路。这就是"任其软弱到极点"的意思,物极必反。无论自身面对的处境或者工作方面,应该做的事,再困难也要去完成。因为"黔驴技穷",随着临界点的"突破",当在人前无论何种态度处世都无所谓时,转机就来了。

  山野井:

  如前所说,我出院后,硬着头皮去见公司的领导时,紧张得心扑扑乱跳,说话声音都颤抖,任其紧张,照样做我应做的事,一下子说话顺畅起来了。我体会到这就是先生所说的"突破"。当时我为社交恐怖的治愈而高兴得不得了,但后来症状又出现了。无奈之中继续带着症状干应该干的事,自然地让自己软弱到极点,终于真正地好转了。现在有时尽管心情不宁,我也不在乎。顺利时候感到高兴,不顺利也认为是理所当然,不感到特别的痛苦。

  森田博士:

  再稍就这个问题探讨一下吧。我们做某件事情时,一般有两种态度:一种是主动地表现出勇气百倍的样子,实际上是虚张声势做作出来,反而不自然。遇到复杂的交易和谈判时,靠虚假勇气支撑的结果是屡遭失败,最后悲观地认为自己无能,越来越陷入愁肠百结的境地。

  另一种是被动的、不得已而为的态度,这是毫无虚伪的做作。认识到自己的软弱,谈判场合反而表现罕见的潜力,即使不赢,至少也不输。采取这种态度,胜了高兴,败了也不以为然,没有悲观情绪。

  所谓"软弱到了极点",不是会越来越懦弱下去吗?实际上决不会这样。我们具有欲罢不能的上进心,意识到自身的软弱,反而会背水一战,下必胜的决心;意识到自己头脑迟钝,会比正常人加倍的努力。意识到自己不近人情,会更谨慎处世,不怨天尤人。

  认识到敌不过精神病人的力量,懂得在伟人面前不能趾高气扬,只能夹紧尾巴,软弱到底。社交场合自我介绍时,不能充分表达内心的思想,能够心安理得吗?肯定会自责,感到懊悔不已。但因为天生的软弱,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夹紧尾巴,是恐怖的表现;遗憾、不服输是欲望的表现。这种"恐怖"和"欲望"间的冲突越大,能忍受这种痛苦坚持下去的人,是了不起的人,是伟大的人。

  而否定"恐怖"、舍弃"欲望"的人,是似是而非的修道士或是强迫观念者。正因为有内心矛盾,人才会进步。比如不能在人前流畅地表达,内心却十分希望表达得充分的时候,他会千方百计在语言表达上下一番功夫。如此一来,活跃了思想,文章也精炼了,人生观也革新了。正是在"恐怖"和"欲望"两方面强烈的互相作用下,真正得到人生修养的熏陶。

  大西(学生):

  去年春天,我因社交恐怖住过院,一度治愈。暑假里回乡下,生活懒散使病情复发,又住进了学生的医院。东京大学文科的学籍保留着。准备着手写毕业论文,因为缺乏自信,一直没有动笔。先生告诉我:"总之要先着手干起来",我反复强调神经症状尚未治好,论文没法写,希望先生谅解。

  这个寒假回到家里,我对父亲讲起这个情况,遭到他的斥责,逼得走投无路,没有办法只好下决心动手写论文。虽起步晚了一些,一旦动手起来,渐渐地打开了思路,总算完成了。

  森田博士:

  大西君是固执的典型。固执的人,拘泥于没有自信的自我,不管我怎么告诫他:"先应着手干起来",他总是无动于衷。大西君说父亲发火才下决心,但即使写论文,或者赶赴战场也不需要下什么决心。下了决心,就会产生多余的思想纠葛。不需下决心,只服从于自己置身的环境,动笔写论文就行。首先被父亲斥责后才下决心这种想法本来就不正确。

  大西君是固执的"冠军",而另一个"冠军"是水谷君,他是与固执相反的盲从的典范。我叫他鞠三个躬,他照此躬行;我劝他参加入学考试,他没有二话。大西军的"固执"和水谷君的"盲从",是两个极端,都离"领悟"目标有很大距离。

  我忠告大西君:"先着手干起来",他听后说:"回家考虑考虑再说",陷入了"现在着手写的话会怎么样?"、着手写不下去,怎么办"等思虑中,连询问我一下的念头也不转。他忘记了我是一个在精神科学方面有一定知识的医生,认为照森田说的去写论文,结果会怎么样,森田是不知道的,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最清楚。

  这种态度出于很肤浅的想法。孔子说:"思而不学则殆"。这句话很适用于大西君。

  如果大西君追问我:"即使着手干了,仍然写不成时,怎么办?"我会作如下解释:"把决心啦、自信啦统统抛开,只要自己坐在桌前,摊开稿子、钢笔和参考书,尽管寂寞,仍像小孩做游戏一般干下去即可。每天干上十分钟、半小时都行,尽可能不断地坐在桌前,有时写上二三行,有时顺手抓到一本参考书打开来懂也好,不懂也好,胡乱地读起来就行。或一星期,或两星期忍耐着坚持下来就可以。"对此光想象可能不太好理解,实际做起来就会明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概括一句话,会也好,不会也好,应该干的事,不管愿意是否,无论如何也要去干。这时光凭勇气、自信等假装的信念是无济于事的。

  照我的话去做,素质好的人,可以忠告他:"去参加吧!"这时本人会担忧"脑子这样不好,而且没有准备,即使考也不及格"。这是他自我意识的表露。"既然森田这样说了,碰碰运气考它一下再说吧"。简单说来,这是"尝试",动听点说来"是托付给森田了"。这种"自我意识"和"尝试一下"的愿望,清楚地在内心中表现为对立,而在行动上表现为顺从。由于"顺从",自身就开始会得到很大的进展和锻炼。

  然而,大西君先作主观断定"自己不行",通过自我意识作用,即使去尝试一下比神灵启示更确实可靠的森田教诲,作一次举手投足的辛劳也不愿意实施。

  与此相反,水谷君却认为森田讲的都是正确的,完全抛弃了"自我",只知道"照森田说的,应该参加考试"去实践起来。不讲策略,埋头苦干地突进,这称为"盲从",不能做到有顺从适应性那样地工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