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森田疗法  >   森田分享  >    内容

“森田”心理治疗及其联想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心门网|更新时间:2010-05-25

  偶然翻到了香港“僵尸片”大师林正英和吴君如在80年代拍摄的一部老片《新僵尸先生》,里面有一段情节:当作为神婆的吴君如遇到一个母亲送来自己的孩子,这个二十多岁的男孩没有别的问题,却总爱不由自主地去抚摸女性乳房。结果吴君如让母亲三天以后来接他。而在这三天的时间,她只让男孩做一件事——准备一大堆的气球,让他不停地捏爆。同时在旁边不断鼓励道:

  “拼命地捏,使劲地捏!我这有的是让你捏,你是在发泄一种欲念。等你捏够了,你就正常啦!”

  看着这段让人忍俊不禁的剧情,我倒有些惊讶这些香港的娱乐圈高手们却能在如此幽默诙谐的情景中诠释心理治疗的真谛,而且直到看完片子之后很久,我才恍然大悟般地反应过来:

  “呀,这不是森田疗法的原理吗?”

  日本,真是一个奇特的民族。在他的文化中,既存在侵略、扩张和控制欲等等野蛮的岛国思想,却又存在花道、茶艺、等等幽雅而博大精深的体系,更有前卫、颠狂的时尚界和现代科技的强盛作为支撑。不得不承认,至少到目前为止,这是一个把东方世界的文明最为推向极致的国家。当我最初了解到“森田疗法”的背景时,不禁愕然:这个拥有独立理念和技术、不属于任何一个流派的心理疗法,竟然成自上个世纪初的1902年,甚至早于现代心理咨询与治疗的鼻祖: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体系正式完善之前。

  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这是“森田疗法”的创始人森田正马博士提出的一个核心理念。东方文化与西方讲究逻辑严密的体系所截然不同的最大区别,就是更讲究一个“悟”。就像《倚天屠龙记》中张三丰传授“太极剑法”给张无忌,以及《笑傲江湖》中风清扬传统“独孤九剑”给令狐冲时一样,他们都强调了一句话:

  “学完剑招以后就全部忘掉,忘的越干净越好!”

  这番让许多西方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言语,实际上却是东方文明最深刻的精髓。如果不能掌握其蕴涵的原理,即使一板一眼地记住具体的表象形式,仍然无法真正掌握其要领。所以,风清扬不断地重复着“若你原本无招,对手又如何可破?”,当独孤求败达到最高境界时,即使手中拿着的只是一柄木剑、甚至一截木头、一根树枝,照样可以御敌自如,而不用受任何已有招式的束缚。正如佛教崇尚的“世上一切妙善之语皆为佛法”,若能会其意,即使不坐在庙里烧香、颂经,仍然是在修行。反之,就算煞有介事地在清灯古佛前故作虔诚状,也不能真正算是合格的佛家弟子。

  记得就在接触“森田疗法”的第一天,我就立刻想到了一个佛教故事:

  传说在佛陀释伽牟尼悟道之时,他在“苦行林”中遍访名师,却始终得不到解脱之法。于是,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他越发着急起来。为了修行,他甚至废寝忘食,七天才吃一餐,终于饿得骨瘦如柴,体力不支,在河边晕了过去。直到一个女子用羊乳将其救醒,他才缓过神来。此时,他忽然看到一个琴师正在校琴,只见其不断地拨动着琴弦,并校正松紧度,以达到最佳的弹奏效果。眼见此一幕,释伽牟尼不觉豁然开朗,感叹道:

  “弦太松了,弹不起来;弦太紧了,又容易绷断。所以不松不紧、顺其自然才是最佳!”

  由此,他恢复了正常的生活饮食,并适度地调整着自己精力分配,终于在不久以后得道成正果。

  实际上,森田疗法的理念,正是源自于此。当19世纪末,20世纪初,日本民族的文化发展正处在极度浮躁的飙升阶段之时,所有的心理疾病、精神病患者统统被视为“没有用的人”而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整个民族都处于追求强盛而加速发展的阶段,森田正马却在精神病院里关护着那些患有强迫、疑病等心理疾病病人的同时,不断地进行着与之相反的思考。

  他发现,那些处于极易心理痛苦又渴望解脱的病人,往往都有着一些共同的特质:敏感、有强烈的求生欲、特别关心身体和心理上的任何不适。于是,他便将这样的特质定义为“森田素质”,这也奠定了他的“森田疗法”所适应的主治范围。而他在之后所发明的一系列具体的技术,就是为了让这些患者能够坦然接受自己心理上的不适,而不过分在意其得失,亦如佛教所强调的“居行于有意无意之间”。

  很长时间,我一直不能理解这个观念。让病人接受自己的病症?顺其自然?不管不顾?那还怎么得了?直到我在另外一件事物上学得更新的知识以后,才慢慢体会到了其用意所在:

  从小到大,我们都知道感冒了要吃药,而无论是最早的“感冒通”,还是后来的“康泰克”,或者是如今的“百服宁”、“泰诺”、“白加黑”等等,我们都知道是抗感冒的良药。然而有一次一个医生朋友却告诉我:“感冒其实是没有药的。”看着我纳闷的神情,他向我解释道,所有的“抗感冒药”,其实并不是针对感冒病毒,而是在消除病毒感染所引起的“免疫反应”。包括打喷嚏、鼻塞、发高烧、咳嗽等等,都是我们身体里的抵抗力在遇到外敌入侵以后所带来的本能反应,这就是“免疫”。虽然病毒被打败了,可我们也同样感觉到了种种不舒服。所以,感冒药的本质就是降低我们体内抵抗力对疾病的“过分关注”,从而摆脱各种身体不适的困扰。

  同样,森田正马所说的顺其自然,用意同样是针对这些过分的“免疫反应”。就各种心理问题和心理疾病来说,我们的“免疫反应”正是心理上对其过分的在意和敏感,这才是痛苦的根源。往往越是敏感的人,则这种“免疫反应”造成的痛苦也就越深,森田称这种现象为“精神交互作用”。因此,“森田疗法”的第一步,就是消除这种过分在意的心态达到“顺其自然”。吴君如在电影里不断地强调“拼命地捏、使劲地捏”,实际上就是在借此让患者放开内心的限制和恐惧,自然地重复其病症的表现。

  不过,“顺其自然”有一个最基本的前提:不具伤害性。森田正马对此曾说道:“世上只有不可以做的事,没有不可以想的事。”因此,在这个体会“顺其自然”的阶段,“森田疗法”一般是让患者以想象的方式实现“自然”,而即使是行为,前提也是不会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伤害性。比如,对于“窥淫癖”的患者,可以不停地让他想象偷看他人性爱过程的快感,但不会真的放他去偷看别人房中的隐私;对于“恋物癖”的患者,则可以给他女性的内衣裤供其不停地把玩,但不会真的让他去偷别人的衣裤。故而,正规的“森田疗法”第一步就是“绝对卧床”,让患者在七天之内躺在床上,与外界完全隔绝,在不具伤害的前提下放开限制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断强调别有负罪感、痛苦感。同时,通过日记的形式写下自己的感悟。

  试想,一个人整整七天与世隔绝,重复自己病态的思想或行为。纵观有再多的心理能量,也会很快释放完了。当病人从最初的自责、负罪,到渐渐放松、坦然,最后再到无聊、寂寞乃至厌烦。至此,第一个环节大功告成,“森田疗法”进入下一个步骤:为所当为。

  “顺其自然的态度并不是说对自己生活完全放任自流,无所作为,而是要在对自己的症状、不良情绪听之任之的同时,靠自己固有的上进心去努力完成应该做的事情!”

  这是森田的弟子高良武久对老师所传“为所当为”的理念所进行的诠释。心理上的困境,往往涉及到整个生活的混乱。基于此,“森田疗法”不仅针对具体的症状本身,更要求让患者从生活全局的角度思考,打破原有的生活,重新建立起自己新的生活体系。所以,当通过第一个阶段的完全释放以后使症状有所缓解之际,“森田疗法”便开始让患者在仍然与外界隔绝的前提下从事一些由轻到重的体力劳动。劳动的内容包括各种生活技能,做饭、擦窗、做木工活、种田,以及书法、绘画、美术等等兴趣爱好活动。

  在我上初中的暑假时段,不用操持任何家务的我常常会感到烦闷不堪,无所事事。在这个时候,我便会选择换一个环境,比如去表弟家里住上一个时段,去体验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情景。跟着表弟家人的时间一起作息,帮他们料理家务等等。通过这几天的生活,我往往就会有一种脱胎换骨之感,仿佛生活也变得渐渐充实起来。在一种全新的生活模式下,通过不断的实践领悟到生活的真谛,在参与各种生活劳作的同时,亦慢慢找到了自己对生活的兴趣所在。再回到家里,会有一种找回自我的体验。也许,“森田疗法”在轻体力劳动和重体力劳动的时期所希望达到的,正是这种效果吧。所以,在重体力劳动阶段之后,就将进入生活训练的阶段,也即是将前几个阶段中所得到的感悟用于自己的具体日常生活实践之中,以帮助患者真正重新回归正常社会。

  亦如当初年轻的佛陀在过分执着得失并尝到苦果之后所感叹的:“弦太松了,弹不起来;弦太紧了,又容易绷断。”经历了这样一个漫长过程的训练,患者终可以明白“顺其自然”与“为所当为”之间的把握度,学会如何掌握生活的平衡。其中自然饱含着我们东方文明的哲学思想:努力,但不在意得失。这才是健康生活之本!

  按照严谨的步骤和程序,“森田疗法”必须住院治疗。但是,现实中并非处处都有这样的条件,也并非任何来访者的问题都有收治入院的必要。而就像“独孤九剑”一样,森田正马的精华之所在,便是不拘泥于任何形式,关键在于掌握其实质性的内涵。所以,“森田疗法”亦能够使用在一般的门诊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当然,由于来访者的生活缺乏监督和跟踪,是否可尽用其内涵,也往往取决于来访者本身的悟性。所幸的是,具备“森田素质”的适应症患者都是相当具有敏感性的人,因此他们的悟性一般都不差。通常来说,行事果断、作风豪迈的“大老粗”也是不太可能患上抑郁、焦虑、强迫之类的心理疾病。

  学完整个“森田疗法”的体系,我不由得赞叹一百年前日本就出现了如此精于人性的能人异士。而我们的国家,至今还不能创造出一个被国际所公认的心理治疗技术。至今任何所谓的“开创”、“独步”都未能真正走出国门之外。究其原因,正是我们太过于受到各种约定俗成的条条框框所限制。在国内,也有不少人试图根据我们本土文化的精髓创造出“涧水疗法”之类的心理治疗手段,但光凭这烦琐而难以理解的步骤,就让人对其实用性感到怀疑。对于传统文化的奥义,只不过是解其意而不能会其意。由此,我不禁感慨万千:当有一天,我们不用再受到任何束缚,而可以自由自在地思考与实践时,或许那就是真正可以和这个远远小于我们的邻国并驾齐驱的时候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