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森田疗法  >   森田疗法访谈  >    内容

我眼中的“森田疗法”

作者:可风|文章出处:中国NLP学院|更新时间:2010-07-24

  森田疗法是日本人森田正马所创立,不知道这种疗法曾经帮助过多少患者走出过心灵的困惑,这种疗法可以通俗的概括为:忍受痛苦、顺其自然、不去关注、为所当为。这种疗法的理念和西方的哲学思想有些类似:“问题因为解决而存在”,不予症状抗战,不试图去解决症状,那么这种症状就会慢慢的消退。而且森田酷爱东方哲学,所以在他的思想及后来人中不乏用儒道佛等思想去诠释这种治疗的精髓,但是对于一些对这些东方哲学思想的人了解不够深刻的人,理解起来真是困难多多。这也验证了一些人对心理学的评价:心理学家往往喜欢用一些深奥的理论来解释简单的事情。

  认识森田疗法,其实源于自我治疗,而在这种自我治疗中慢慢的发现了森田疗法的某些不足,当然“人无完人”,好的理论也是一样,我们需要做的是不断的完善,而不是固步自封。

  我下面来谈一下我目前认识到的森田疗法的一些不足:

  1、过分强调“不去关注”,少了原因的分析。

  当一个人因为过于关注症状的时候,森田疗法会解释为敏感的性格,或者神经症的性格。但我认为这种解释过于笼统,一个不敏感的人也可以对一些事情敏感,而一个敏感的人也不见得对所有的事情都敏感,所以我们需要找到他为何要对症状敏感的真正的原因。

  以我个人的经历及咨询经验我发现,无法做到“顺其自然”一定有其原因,而不是性格使然(当然性格也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不是最重要的),森田强调放下“恶念”,但如果能够放下又何必等到今天呢?以前我写过一个患者的经历,她无法摆脱“矮”的感觉,并且因为这种感觉而影响与人交往,与人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自己“矮”感觉,而这种感觉又使她很紧张,而无法与人正常的交往。她为何不能放下如此的“恶念”呢?原因在于她从小就认为矮的人没有地位。从这个案例中可以发现这种“恶念”的产生与其成长的经历是无法分开的,所以需要针对她从小形成的信念为突破口来达到放下“恶念”的目的。

  我的眼镜强迫症,也属其中的一种(我一戴眼镜就很紧张,不舒服,很痛苦,所以反复的调整眼镜。)。在高中的时候看到关于放松的文章的时候,其中一点在于放松的时候要把眼镜摘掉,不要穿过紧的衣服,所以从那时我就认为,眼镜和过紧的衣服会引发人的紧张感,因此后来我就戴了隐形眼镜,确实轻松了不少。但是后来不得不戴框架眼镜的时候,问题就来了,一戴就紧张,无法适应。当然现在看来,和我戴那个眼镜的质量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却也强化了我的“戴眼镜会引发紧张”的信念。后来我发现了问题的焦点原来在这里,从那以后眼镜不再引发我的紧张感。这也可以认为是一种自我实现寓言,我会把紧张全都归结与眼镜,当我不再这样做的时候,状况好了很多。

  所以在责怪自己和患者无法做到顺其自然、不去关注的时候,我们要善于发现这前面的障碍是什么,而不要一味的责怪这是性格使然。

  2、过分强调“不去抵抗”

  不去和症状对抗是有道理的,因为这种对抗本身也是一种关注,而关注的结果依然是一种对症状的强化。但是抵抗不是全然的放弃,不是所有的抵抗对我们都是没有帮助的,所以我们要学会去抵抗那些让我们陷入关注的障碍,而不是症状本身。

  就像上面两个例子一样,我的患者不应去抵抗变矮的感觉,但是应该去抵抗“矮的人没有地位”的信念。就我而言,我不应去抵抗眼镜压迫鼻梁的感觉,我应去抵抗的是“眼镜使人紧张”及“这种感觉无法忍受”的信念。

  当然森田理论可以完善的地方还有很多,就像精神分析理论不断的进步一样。所以我看法是要使森田疗法中深奥和模棱两可的理论简单化、明了化,更具指导性,更不是全靠悟性。


标签: